旺旺萬歲


對於養狗,我們家一向不太在行。可是鄉下人養土狗,就像吃飯喝水一樣,是一件很自然的事。這些狗長相平凡,過目即忘,倒成了牠們的保護色。比如,有些狗在我爸的摩托車輪胎上撒尿,爸爸氣極了,卻也只能說:「這是誰家的狗,這麼沒有家教!」因為根本就記不住哪一條狗是屬於哪一家的,牠們看起來都一樣。

我們家小虎,也有這樣的保護色。起初爸爸撿回牠時,覺得小虎長得很平凡是一個很大的缺點,雖然牠看起來耳聰目明,還會很諂媚地笑,坐姿也挺漂亮的。然而,小虎總是會做些我們覺得很丟臉的事,像是追趕鄰居的雞群,看到其他大狗,馬上夾著尾巴躲起來,甚至很不要臉地對拿著食物的小孩吠,讓小孩嚇哭地丟下食物。

從此之後,爸爸就恨不得牠能夠長得更平凡一些,甚至希望小虎能夠具有隱形的特異功能。

當然,那是在沒有比較的情形下,爸爸覺得小虎是一隻無可救藥的狗。然而,自從爸爸的一位城市朋友,托爸爸照顧一隻巴哥名犬時,爸爸才知道原來世間上還有這等無法用言詞形容的笨狗。

這隻巴哥名犬的名字叫做”旺旺”,超級O型腿,走路內八,看起來總是好像在憋尿的樣子,體型雖然不大,但是卻像拳擊手練習的沙包一樣結實,淡米色的短皮毛,臉上的皮膚非常鬆弛,有好幾層縐褶。眼睛大且凸,扁鼻子,張著嘴巴,皺著八字眉。

「”旺旺”?!好吉祥的名字喔!」當爸爸從他的好友手中接下這隻狗的時候,除了能夠讚美牠的名字之外,爸爸實在找不到其他可以讚美的地方。我們小孩卻很喜歡牠,因為牠真的醜得很可愛,而且,看慣了鄉下的平凡小狗後,突然看見這麼一隻怪異昂貴的名犬,覺得很希罕,左右鄰居的小孩,全部都聚集在我家,讓我們覺得很得意。

旺旺的鼾聲像流浪漢

“旺旺”有一種憨直,不具威脅的特性,不管什麼事,永遠沒有婉約,看人家臉色的想法。或許是,牠根本就不知道如何當一隻狗。如果我們在吃飯,小虎和旺旺都會跑過來,那當然是狗的一種習性。但是小虎會坐在遠一點的距離,盯著我們看。
那眼神好像很卑微地說:「麻煩你,如果你有吃剩的,我可以幫你吃!如果沒有,那……也沒有關係!」

但是,旺旺會直接跑到你的腳下,抬頭直直的望著你,不叫也不跳,一隻腳還踩在你的腳趾頭上而渾然不知。一副“給我吃!給我吃!”傻大個兒的樣子。有時看牠傻得可愛,丟一塊肉在地上給牠,眼不明鼻不靈的牠還會找不到,非得主人彎下腰,把肥肉推到牠面前,牠才會喜出望外地以為自己找到;以一副“原來你在這堻寣I我差點找不到你”的快樂神情,滿足地吃著那塊肥肉。

餵牠們吃飯時,小虎會安靜輕巧地吃完盆子堛熄熊獢C而旺旺會把整個頭埋進鐵盆堙A鏗鏗鏘鏘的用力吃著,從飯廳吃到客廳,然後抬起頭斜瞪著鐵盆,不可置信的眼神,好像在:「見鬼了,這個鐵盆還會跑哩!」

旺旺睡覺的樣子,也讓人很驚奇:天氣很熱時,牠會肚皮朝下趴著,後腿展開,看起來就像是七月半拜拜的豬公,如果嘴埵A咬顆橘子就更像了。如果睡熟了,牠會翻過身來,變成四腳朝天,連一點狗類該有的警覺天性都沒有。更可怕的是,牠的鼾聲很大,本來睡在爸媽房間後面的空地上,因為鼾聲太大,爸爸睡不著,只好很氣憤地拉開棉被:「我到底是做了什麼孽啊!」一邊低聲嘀咕,一邊將以為自己在夢遊的旺旺牽到後院的車庫堙C

第二天,好事的鄰居很誇張地跟爸爸警告說:「昨天你們家的車庫堙A好像有喝醉的流浪漢闖進去,睡在那堻寣I你們要小心,我有聽到他的打呼聲哩!」鄰居以為逮到什麼事了,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。「嗯!不是啦!」爸爸的表情很尷尬,有點替鄰居覺得不好意思。果然鄰居一聽,馬上出現一副有點糗的樣子。「喔!原來是一隻狗,那一定很大隻囉!」鄰居想找台階下,表情訕訕地說。偏偏這時走路內八的旺旺,從他旁邊咚咚地跑過去,鄰居一看,臉上馬上浮現一種狠毒的笑意。

「你看看這隻狗的臉,怎麼扁得這個樣子,是出了什麼車禍。還是生下來就長這樣子!」鄰居指著旺旺,口無遮攔地說。「不會呀!牠長得還算可愛啦!」平常爸爸也嫌旺旺長得醜,但是爸爸這時捍衛著旺旺,有一種“再醜也是自己的兒子!”的意味。

除了這些之外,旺旺會自己找地方大小便,像一隻啞巴狗,不吵也不鬧,也不會跟小虎爭寵。牠們兩隻都憨直地不知道什麼是吃醋,嫉妒,而且智商也不至於好到會聯手追趕鄰居的雞群。關於這一點,倒是讓我們很欣慰。

旺旺追著消防車跑

可是,有一天,因為旺旺而發生一件讓爸爸顏面掃地的事。好幾年後,有人提起這檔事,爸爸還是照樣翻臉,可見當時爸爸有多在意。

在鄉下地方,每天過著平靜的生活,難得有一戶人家發生火災,於是,我們鎮上那唯一的紅色救火車在我家門前急駛而過,上面掛滿了興奮的臨時消防隊義工,叮叮噹噹,伊喔伊喔的警鈴聲,比關老爺出巡的遊行還熱鬧,全街上的人都跑出來看。

這時,一向安靜的旺旺,開始“啊—嗚”地跟著警鈴吹狗雷,活像一個唱著爵士樂的老黑人在吶喊。然後,也不管自己沒有方向感,也不管自己的視力不到0.5,就這樣衝了出去。小虎猶豫了一下,終於也按捺不住自己的衝動,跟著旺旺衝出去,追在消防車的後面。結果,全街上的狗看到有兩隻狗先發難了,全都像豁出去了一樣,開始加入行列,一邊追消防車,一邊狂吠,吸引更多的狗群加入。

因為旺旺是爸爸朋友的名狗,受人之託,忠人之事,怕旺旺會走丟,所以,即使百般不願意,爸爸還是得騎著摩托車去追旺旺。就這樣,一輛警鈴大響的消防車後面,跟著一群亂叫亂叫的狗,和爸爸的摩托車,車上的爸爸還一路大喊著:「旺-旺,旺_旺…你給我回來!」臉上的顏色脹得跟成熟的桑葚一樣。

「哪有這種人?跟著一群狗看熱鬧!」路人指著爸爸,開始議論紛紛。就這樣,在經過半個城鎮的遊街之後,爸爸終於抓到旺旺,把牠放在摩托車的前面油箱上面。

而小虎跟在爸爸摩托車後面,心不在焉的跑著。迎著風,瞇著眼睛的旺旺仍然意猶未盡地“啊—嗚”,小虎則“汪-汪-汪”的回應著。爸爸一隻手抓著摩托車把手,一隻手放在額頭上面遮著半邊臉,希望鎮上的人,沒人認出他是誰。

「聽鎮上的人說,你先生昨天在消防車後面,跟著一群狗跑了半個城鎮,嘴巴還一直學狗叫,汪-汪-汪的!恐怕是中邪了。」隔天,一位好心的鄰居婦人,將媽媽拉到一邊。塞給媽媽一個神符,要媽媽趁爸爸不注意時。燒在開水媯鼓赤迅隉C媽媽聽了,哭笑不得!後來當作睡前故事,說給我們小孩子聽,我們全笑得睡不著!

半個月過去,爸爸的朋友出國回來,來接旺旺回家!「謝謝你的照顧,下次旺旺跟母的交配後,如果有生的話,可以分到一隻小的,我將小狗送給你好了!」爸爸的朋友為了答謝爸爸的照顧,很大方的這樣說。「你是說…旺旺的後代?不必了吧!」

爸爸覺得不可思議,像旺旺這樣的笨狗,還要讓牠繁殖?這簡直就是跟達爾文的“物競天擇”過不去嘛!

旺旺還給人家後,爸爸很滿意地看著小虎,覺得小虎雖然膽小,欺善怕惡,無厘頭。然而,如果說旺旺是狗類中的鐘樓怪人的話,那小虎簡直就是狗類中的完美超人了!